真藏机图体彩p3图谜 平羅紀委監察局網站
   >> 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   首頁 -> 平羅紀檢監察網 -> 廉政文化 -> 廉政文苑   今天是:
雨季蘇湖
平羅紀委監察網  www.admnue.tw  發表時間: 2019-03-27     

  一

  雖然有思想準備,在進入蘇湖國有林區的時候,我還是被徹底震撼了:就在距云南省勐海縣城只有半小時車程的地方,經過帕宮村,不一會就進入了參天古樹組成的浩瀚林海。

  此時,正是黃昏,夕陽給遠方的山巒刷上一層金色,而我們身處的地方,只有寥寥幾組穿過密集樹葉的陽光,像斜倚著大樹們的梯子,暮色已開始填充整個樹林,一切美麗又寂寥,像一個空蕩蕩的劇場,像演出中間那種短暫的安靜。它們那布滿斑痕的樹干,優雅如舞蹈的樹枝,都好像充滿了故事。

  我迫不及待地換上輕便的背包,從蘇湖管護所走出來,我從來沒有這么急切地要融入到這片意外的美景中去。我走著,頭頂交替出現著兩種天空:藍天白云的天空和天鵝絨般的枝葉天空。

  這里的每一棵樹都堪稱一座生命的紀念碑,每一棵都擁有近乎奢侈的空間。這些大樹盡最大可能地舒展著它們巨大的樹冠。但是這些獨自擁有天空的大樹,并不吝嗇,它們的樹干為無數弱小的植物提供了舞臺。有些樹就是一個微型的植物園,在一棵樹干上,從高級的被子植物到原始的苔蘚的植物竟多達三十多種。這些寄生的附生的或者只是纏繞而上的藤本植物,讓大樹看上去飄飄若有仙氣。

  正在發呆,蘇湖管護站的站長老王陪著老佐、老趙已經走出來,要帶我們去逛逛。管護站是一個空曠的大院子,有圍墻,如果要進行燈誘,為了避雨,只好把燈掛在車棚里。我推敲了一下,燈本來就掛在棚下,還有圍墻擋光,感覺不算非常好的地方,也想到處看看,有沒有別的更好的燈誘點。

  我們沿著林間大道往前走,看到的東西和剛才又截然不同。我剛才是一直仰著臉一棵一棵地看大樹,或者在大樹的間隙里看夕照下的遠山。這一次,在老王的提醒下,我們又低頭看看林蔭下的草叢或亂石,這一看,也不得了,還沒走上百米,已經看到幾十種蘑菇,對我來說,絕大多數都是沒見過的。

  老王指給我們看,能吃的有肥碩的顏色多變的奶漿菌,有丑丑的黑喇叭菌,有成堆的掃把菌。比這三種菌好看的菌太多了:有的舉著深紅色小傘,莖如鐵絲;有的淺白色,似乎是半透明的,像海里的水母;也有的身材高挑,白傘,莖上還有蕾絲樣的裙邊……要是時間夠,我真想用一個整天,慢慢拍這個美麗、神秘的大家族。

  晚飯前,我就把誘蟲的燈掛好了。利用昆蟲的趨光性,燈誘能高效地幫助我進行昆蟲調查。晚上7點多,天色仍未完全暗下來。我干脆提著相機,獨自走出去,用手電筒看看林子里有些什么動靜。這一看,看出了這片林子的特點。為了讓大樹們有更好的生存環境,這里進行了我從未見過的森林保養,大樹的病枝全部鋸掉,林下的灌木也被清理,只剩下草叢。

  晚上9點,一只大蛾翩翩而來,雖困于燈光,卻不遺余力地圍繞著我們飛個不停。待它稍稍安靜,我看清楚了,原來是一只大蠶蛾,后翅有一對漂亮而醒目的眼斑,酷似貓頭鷹銳利的眼睛。我讓遠在重慶的朋友們查一下,原來是黃貓鸮目大蠶蛾,在大蠶蛾家族中,算是比較少見的,據說全國的標本很少,雌性的更少。這個時段來的,正是雌性,雄性要凌晨才來。我們提心吊膽地盯著這只精力過剩的雌性黃貓鸮目大蠶蛾,怕它飛一會兒干脆飛走,怕它撲騰得太厲害,把自己的翅膀弄殘。整整半小時后,它才安靜下來,停在燈光旁的樹樁上。其實,還不能說是真正的安靜,它優美的翅膀仍在戰栗,仿佛感覺到陌生的危險。

  這個時候,又一只黃貓鸮目大蠶蛾飛來,接著一只又一只,有整整五只。在蘇湖林區,這個珍稀大蠶蛾,竟能一下子來五只,真是給我一個下馬威。除了大蠶蛾,其他蛾類也來了很多,很多都耐看,其中的鬼臉天蛾,一直深受昆蟲愛好者的關注。

  10點之后,甲蟲開始出現。我先注意到的是一只碩大的雄性中華奧鍬,這可是大名鼎鼎的觀賞甲蟲,同時,也進了“三有名錄”(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、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,由國務院野生動物行政主管部門制定并公布)。中華奧鍬雄性多型,除鞘翅外緣呈紅色或橙紅色外,全身黑色,看起來非常酷。

  然后,飛來一只罕見的甲蟲,雌性的三櫛牛。三櫛牛科昆蟲我國只有兩屬五種,它們有著強大的前鉗,很容易被誤認為天牛。傳說中,三櫛牛都是暴脾氣,這只雌性也不例外,只見它怒氣沖沖在地上左沖右突,一言不合就振翅起飛,碰到什么就把一對大鉗戳過去。后來,我的朋友鑒定為威氏王三櫛牛,也就是甲蟲愛好者們戲稱的“云南王”,既然是雌性,應該稱為“云南王后”吧。

  

  經我的申請,管護站同意了我和同行的老趙第二天起參加護林員的日常巡山。巡山是不考慮天氣的,風雨無阻,為安全起見,護林員并不單獨行動,他們會組成小組,每天以不同的線路在茫茫林海里穿行。由于慣在山里行走,我并不擔心自己的體力,只擔心護林員走得快,而我習慣慢慢觀察,這樣會跟不上他們的速度。

  早上起來,天色有點灰暗,感覺附近已在下雨,吹過來的風,濕漉漉的,仿佛空中掛滿小水珠,但因為很小,并不至于墜落,而是隨風飄來飄去。我想了一個主意,笨鳥先飛,不對,應該是慢鳥先飛。

  在仔細問清楚線路后,我和老趙先行出發了。這樣的時間差,可以讓我們的徒步稍微從容點。我們緩緩走著,雨霧中的林子,美得讓人心生歡喜。一條土路領著我們蜿蜒向前,兩邊的樹各有優美姿態,但有一點是統一的,就是它們都長滿了各種附生植物,像穿上了風格不同的蓑衣。在一個空曠的地方,我們停了下來。這里,碗口粗的血藤凌空縱橫,像有一位隱身的武林高手,把無數巨藤擲向四面八方。見過獨木成林,還真沒見過獨藤成林。

  老趙看上去比我還喜歡林子,好多樹他都要走近欣賞,有時還撿起它們的落葉或種子細細觀察。他一邊走一邊感嘆,蘭花太多了,石斛太多了。蘭科植物中,我最熟悉也最喜歡的是石斛,家里也種了十多個種類,視為寶貝日日呵護。但蘇湖林區的石斛,卻舉目皆是。

  這時,兩位女護林員和一位男護林員王長生組成的小組追上了我們。走著走著,發現其實他們的行進,遠比我想象的緩慢。因為他們并不專心走路,而是東張西望,發現有什么情況就會走過去觀察,林子里的樹雖然多,他們卻熟悉得像家人,哪棵樹上有什么藤,哪棵樹空心了,一清二楚。

  我不失時機地一路向他們打聽蘑菇的名字,一邊用相機作記錄。女護林員,都是中年人,一位傣族,一位漢族。傣族的叫玉拉遠,只是微笑,話很少。漢族的叫姚云湘,性格活潑,一肚子有趣的話。昨晚,還在燈誘的時候,她就好奇地圍觀很久,不時抓了我們不感興趣的蟲子說要去喂雞,語氣像是要去喂喜歡得不得了的寵物。

  問著問著,發現一個問題。好多蘑菇,姚云湘都說的一個名字:腳蹬菌。剛開始,我還以為是一大類菌的名字。后來,發現一種馬勃以及一種叫辣菌的,她也稱為腳蹬菌。我們便要求她詳細講一下腳蹬菌的范圍。她停下腳步,提起腳在空中蹬了一下,然后還配合著翻了一下白眼,說:“吃了它們,腳一蹬就死了,所以叫腳蹬菌。”

  我們哈哈一笑,只好換話題,聊他們的日常巡山,這才發現,他們的裝備還很現代化。每人有一臺定位手機,林業系統可以隨時查到每個護林員的具體位置、巡山時間,一方面保障了護林員的安全,另一方面,誰想在時間線路上偷個懶也是不行的。

  中午12點,我們走到折返點。因為要去看幾棵他們關注的樹,我們放棄了大路,拐進了樹林。從這開始的行進就非常艱難,這是一個很陡的下坡,每一步都得十分小心。到達一棵他們要觀察的大樹時,我已經渾身是汗。這棵樹足足有三十米高,比周圍的樹高出一截,但是它的下半部分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樹皮,而且有一個大黑窟窿。護林員說它實際上已經被掏空,全靠剩下的部分強撐著。他們評估完,我們繼續前進。為安全起見,我收起相機,專心對付這段山路。最后出林子的時候,是一個約三人高的懸崖,好在有很多結實修長的灌木,可以作為天然的繩降的材料。我們保持距離,一個一個地抓緊灌木,慢慢把自己放下去。這個過程中,我插在背包里的傘掉出來,都沒有人發現,大家都注意彼此的安全去了。

  大約下午2點,我們回到管護站,結束當天的巡山工作。雖然腿有點累,但仍感覺不太過癮,蘇湖林區的樹林實在太豐富太美妙了,半日之行,算不上飽覽。

  黃昏時,我們忍不住又往林子里走。這次,老趙挑的是視野開闊的一條路。走著走著,發現我們來到了山脊的一側,左為深澗,右為密林。

  山坡從山脊急下到山澗,再緩緩升起,形成又一個山巒。在這個壯觀的起伏過程中,森林從未缺席,它們也在隨著坡度起伏著。夕陽下,有落差、有起伏的林象層次分明,小點的樹縮在一起變成油畫中模糊的色塊,直立的大樹顯露挺拔的身形,夕陽斜照,逆光看過去,占得好位置的樹木都被勾出金邊。隔著幾層這樣的山巒,遠遠的嵐影里,浮現出建筑和街道,那里就是勐海縣城。

  一邊看風景,一邊欣賞著身邊大樹上的各種蘭科植物,我們走得輕松而愉快。在一棵樹上,我發現有一株藤本植物,似有星星點點的花,跑過去仰著臉一看,不由驚喜地叫起來:野生的球蘭!球蘭是蘿藦科球蘭屬植物,是近年來園藝愛好者偏愛的新寵,其花如球,精致剔透。眼前的球蘭雖然沒有家里種的那么肥嫩,甚至花也沒有形成球形,但在這山崖邊的樹上,斜伸出幾枝,無限自在又占盡風光,別有一種驕傲的美。

  晚上,空空的院里,我一個人在燈下獨坐,除了蟲鳴,就只聽得到摩托車從院外馳過。我聽到了由遠而近的轟鳴聲,但奇怪的是,這一聲是擦著我的耳畔飛過去的。我站了起來,這不是摩托車吧?這時,一個沉悶的摔落聲,在離我不遠處的地面傳來。我坐著的地方有點逆光,瞇著眼一看,一只大甲蟲仰面照天地睡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湊過去一看,只見它的前足竟然像兩根長柄鐮刀,遠遠地向前伸出,我的心跳立即有點加速了。以我的記憶,有這樣夸張前足的甲蟲,再結合整個身體長度來看,只有兩個種:陽彩臂金龜、格彩臂金龜,臂金龜屬的另外五個種都要小一號。我盡量鎮定地把它小心地翻過來,它鞘翅上那神秘的黃褐色斑點立即進入我的眼簾。沒懸念了,這是一只格彩臂金龜。

  多年來,格彩臂金龜一直是全球昆蟲收藏家們一個分量很重的收藏目標,它體形巨大,長臂飄逸,色彩艷麗,觀賞價值極高。由于種群數下降得厲害,早就被定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。格彩臂金龜幼蟲藏身于腐木中,羽化后并不急于出來,而是待在原地蟄伏一個月,才出來尋找交配機會,雄蟲的一對大鐮刀,并非掠食所用(它們餓了會食用樹汁),而是交配時鎖定雌蟲而用。當然,這結合了力量和美感的前足,也是吸引異性的利器。

  現在,巨大的格彩臂金龜就在我的手里,這夢幻般的時刻讓我大呼小叫起來。(李元勝)

>>> <<<
【責任編輯】: 丁冬
【稿件來源】: 人民日報
回到首頁】 【打印本頁【關閉本頁】
真藏机图体彩p3图谜